舞弄淸影﹎

[青黄ABO]里表lover 1

吃盐不撒糖:


*又囧又雷


*青峰A,黄濑O


*作者其实没看过几篇ABO,只是脑子一热就写了,bug和胡乱设定肯定很多


*虽然是ABO,可其实也没啥大鱼大肉


*中短篇吧


 


青峰大辉打开家门时,闻到了一丝似有若无的甜味儿。


这味道这些年里他已经很熟悉了,属于Omega临近发$情期才会有的特殊的信息素的气味。这味道里还掺杂了微末的他自己的味道,自从标记过他的Omega后,两人的信息素气味会自然地融合在了一起。起初青峰还为自己改变了对方的生物性机能而沾沾自喜,但他的Omega却完全不当一回事,是了,他的Omega根本无法以简单的通俗认定的标准来衡量,这才是身为Alpha的青峰头疼的来源。


青峰的Omega,叫做黄濑凉太。


 


青峰关上门,换好鞋后他走进客厅,信息素的味道又浓郁了一些,说明黄濑正在步入发$情期。他受到空气里舞动的生物因子的骚动,身体不受抑制地疯狂散发出大量的Alpha信息素。


果然,浴室里传来一声不满的抱怨:“小青峰,拜托你收敛点好不好!味道大得我都闻不出沐浴乳的香味了!”


青峰只能醒了醒神,也只能稍微清醒一会儿,毕竟生物本能这回事,不是能用伟大的自制力控制得了的,否则人类早就羽化入境了,何必还在滚滚红尘中为了发$情期的信息素头昏脑热,丧失意志呢。


看来黄濑是打算洗完澡再做进一步打算了,青峰也不敢贸贸然就冲进浴室里把他怎样,因为两人在发$情期这事儿上,有着明显的不平等。


教科书上是这样形容的,发$情期的Omega会无条件服从Alpha,但青峰从未享受过如此无上的礼遇。原因只有一个,黄濑即使在发$情期,也能在泛滥的情$欲里维持一线清醒,这归功于他曾是一名发育不完全的Omega。


 


事情得从黄濑大四那年说起。


在那之前,没有人知道黄濑是一名Omega,所有他身边的朋友、同学、队友,甚至杂志社的工作伙伴,都以为他是一名Beta,更可能是对信息素不敏感的Alpha。时至今日,因为Omega的数量仍未能和Alpha持平,久而久之演化出相当一部分不怎么对Omega不感兴趣的Alpha。而黄濑无论从身高、体格、力量还有个人能力上看,都无限类似与这种Alpha。


而黄濑自然由得人们误会下去,在没有信息素干扰的世界里,他活得自由自在,是个表里如一的阳光帅哥。也许是自身的条件太过优秀,每当他悠然自得地呼吸着混合Omega信息素的空气时,其余被信息素折腾地内里翻江倒海的Alpha伙伴,不管自己的表情是如何狰狞,也要拼命对他生出一丝惋惜来:看,这么个好模样,竟然是冷感。


对Alpha这种天生的优越感,黄濑相当嗤之以鼻,心想如果你们知道我是个Omega,还对你们这帮眼睛长在天上的Alpha一点兴趣也没有,看你们还能不能维持这点大度的宽容了。


只是这话说不得,黄濑也清楚若是让别人知道自己身体的秘密,甭管他是否发育正常,都难逃魔爪。因为他混在由一堆Alpha组成的球队里,连个Btea都难觅。


这种在大学篮球联赛里连获佳绩的球队,挑选比赛球员时自然会把性别因素考虑进去,而Alpha天生的优越身体素质,让这条充满歧视的甄选因素变得理所当然起来。每天和队友们满身臭汗地结束训练,在更衣室里换干净衣服时,黄濑庆幸自己身体天生的不完全,让他能继续掩人耳目地打篮球,而不用怀抱着旁人羡煞的篮球天赋,咬牙切齿心怀不甘地黯然离场。


    为此,黄濑做了一些伪装,让人觉得他虽然外表热情,但对个人隐私划分得相当清楚。考虑到他还是个兼职模特,属于半个公众人物,久而久之他这种外热内冷的性子,大家也就习以为常了,确信了他是个天生的冷感的事实。


 


青峰也曾这样以为的。


不过他和别人的想法不同,在他心里,黄濑作为自己篮球上的对手,要比他是个Alpha更加重要。只要黄濑在球场上能抗下和自己的对抗,他才懒得管黄濑是不是个冷感呢。再说黄濑冷感难道不好吗,这家伙要是生理健全,周围的Omega还不都扑在他身上了。要知道社会环境本来就是狼多肉少,少一个强劲的竞争对手不是很好么?受限于生理性的思维模式,让青峰难免私心。


只怪认识这家伙太久了,从14岁的那一天开始,青峰就习惯了身边有一只黄濑,平时对黄濑的口头禅,也总是那句“不过是一只黄濑”。14岁的少年,就算身体在这一年里不知何时已经像树苗抽条般疯长起来,但对异性和发育那些事还相当陌生。14岁的黄濑有不输给自己的篮球天赋,和他一对一会让自己不由地认真起来,那么18岁的黄濑也是如此,22岁的黄濑也应该是如此。


事情本该是这样的,可也许连上帝也觉得青峰对黄濑的态度实在太懒散了,他在黄濑22岁生日那天,让命运三女神轻轻拨动了两人的生命线。这恰如蝴蝶振翅般的震颤,无论青峰还是黄濑都没想到,会刮起一股席卷两人生命与未来的风暴,把两人的生活搞得一团糟。


 


6月18日,这是个周末,体育学院的考试周已经结束,教练也难得放了篮球队一马,没有安排任何训练。


这本该是个好日子。


黄濑没住学校的宿舍,他挣着一份外快,钱包向来比别人有底气得多。他生活上龟毛的地方多得很,在外租房自住,无论是对自己,还是对舍友都是桩双赢的好事。


既然黄濑在外有根据地,队里那帮狐朋狗友们自然不会放过机会,借着他生日的由头,要去他的小窝里好好闹一闹。


室友樱井良问青峰去不去,青峰从小麻衣的写真集左边歪出个脑袋来,他兴致并不很高,这又不是黄濑的双十生日,一堆大汉挤在黄濑那间小公寓里根本腾挪不开。就在他摇头之际,他瞧见樱井摆在桌上的一大堆饭盒,里头飘散出各式诱人的香气。


青峰改了主意,他点头说:“我去。”


开玩笑,不去今晚就得去吃食堂了。吃惯了樱井的手作便当,青峰的舌头早被惯坏了,黄濑的生日怎样都好,自己的胃可委屈不起。


当晚,青峰拎着樱井做的蛋糕,天知道他是怎么在没有烤箱的宿舍里做出蛋糕来的,和樱井一起敲响了黄濑家的门。


    


黄濑跑来看门时,还瞪了青峰一眼。青峰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惹得龟毛王子黄濑看不顺眼了,就瞪了回去。


黄濑一脸受不了地接过樱井手里沉甸甸的便当包,以孺子不可教的口吻埋怨:“小青峰,你竟然让小樱井拎那么重的东西!”


青峰就觉得最近的黄濑很不对劲,经常无缘无故朝自己发脾气,就算自己没做错事,他也硬是能鸡蛋里挑出骨头来。


“拜托,良这家伙是Alpha好不!”青峰单脚换着鞋,他有些后悔自己送上门给黄濑找茬,早知道就在宿舍里饿肚子了,这只黄濑最近烦死人。


话说得没错,樱井良看着不高也不壮,在青峰和黄濑的衬托下活像Omega,但他的确是一名如假包换的Alpha,否则他也不会作为球队的得分后卫出现在生日派对现场了。


“就算是Alpha,也是有等级差别的好不好!”


“切,”青峰对黄濑的说法嗤之以鼻,“你是说良很差么。”


眼看两人又要掐起来,樱井条件反射地开始道歉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成了青峰和黄濑吵架的原因,但影响队友之间的友情不是件好事,道歉能有用的话,他能一直鞠躬说对不起到天亮。


樱井这招的确管用,两人还真怕他没完没了,连忙把吵架的那星火苗掐灭了。


 


青峰他们算来得早的。


大家虽说闹着要黄濑开生日派对,但黄濑是个油瓶倒了也不会扶的家伙,对家务活全无概念,更遑论做菜款待了。于是按照老规矩,樱井被拖出来任命为此次派对的大厨。好在他从小家事万能,平时给队友做便当也做惯了,当下应承下来。


樱井进了屋,自然去厨房里把食物装盘,做最后的装饰。青峰除了吃什么都不会干,去了也是碍手碍脚,就摊开手脚在沙发上瘫坐着,眼睛一闭打算补眠。


黄濑抱着一包装饰品从屋里出来,看青峰的懒样,脚就自然而然地招呼了上去。


青峰嗷地痛叫出声,睁开眼看见黄濑一脸得逞的奸笑,气不打一出来。他迅雷不及掩耳一把抓住黄濑的胳膊往前一拽,黄濑不及防备摔倒在沙发上,青峰一个鹞子翻身压在他身上,本想揍这讨厌的家伙一拳,却突然举不起拳头。


也不知怎么了,黄濑近在咫尺的脸看得青峰有些懵。他和黄濑平日里时常勾肩搭背,按理说早看得习惯了,对方的脸蛋再漂亮也是个同类,不可能看了那么多年还看不腻的。可今天的黄濑看起来很不一样,具体哪儿不一样,青峰一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,可的确和平常的黄濑不同。因为是正面所以冲击力很大?不会,分队练习是两人正面对抗难道还少么。那是距离太近?也不会,勾着肩膀的时候不也很近么。青峰正苦恼地运动他不多的脑细胞,突然他又闻到了一股香味。


没错,刚才压倒黄濑时,他就闻到过这股味道。很好闻,闻着很舒服,舒服到想要亲近对方。


青峰被自己无稽的念头吓了一跳,别开玩笑了,我也是Alpha,等级还不低,怎么可能会去亲近一个Alpha?


于是他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:“黄濑你换沐浴露了?”


“我连澡都没洗好不好!”黄濑一把推开青峰,捡起散落一地的装饰彩带,没好气地回道。


“啊?”这下青峰也想不出原因了,好在那股味道稍纵即逝,他就没放在心上。


黄濑把一堆彩带扔在青峰身上:“小青峰,好歹也帮忙整理一下。连礼物都不准备的家伙,难道想光等着吃白食吗?”


“谁说我没准备了,”青峰从地板上自己的包里挖出一本写真集,甩手扔给黄濑,“送给你。”


“哎??谁要小麻衣的写真集啊!”黄濑嫌弃地翻了几页,“这里还有干涸的液体,真是可疑哎!”


“那是我吃泡面时不小心弄上去的!”


黄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他晃了晃手里的杂志:“原来如此,是淘汰品啊。”


青峰不免一阵心虚。


黄濑干脆摆出寿星的架子,把打气筒和气球都扔给青峰:“礼物我就不嫌寒碜的收下了,麻烦小青峰把气球也扎好吧。”说完,就拿着杂志跑到厨房里去了。


青峰把彩带乱绑一气,气哼哼坐在沙发上吹气球,一开始不得其法,还吹爆了好几只。等他通通弄完,把黄濑的客厅包装得如同贩卖廉价商品的跳蚤市场,黄濑端着樱井做好的菜从厨房里出来了。


看到青峰的杰作,黄濑几乎要两眼一黑,他后悔把这活儿交给审美水平奇差无比的青峰做了。偏偏青峰还指着满眼飘扬的屎黄色彩带,得意地说:“怎样,我特地选的黄色,感动吧,黄濑。”


“呵呵,你怎么不选黑色。”


“那是扮丧事才用的吧,”青峰说完,脑子转过弯读懂了黄濑话里的双重嘲讽,又想把他拽到沙发上臭揍一通了。看他端着自己喜欢的菜色,这才强压怒气,放过了这位嘴欠的寿星。


“黄濑君,有没有东西让我垫在汤锅下面?”随后出来的樱井不自觉地再度救场。


黄濑头也没回:“就用桌上那本杂志,反正也被泡面玷污过了,”他笑得特别欠扁,“对吧,小青峰?”


青峰忍无可忍:“不过是只黄濑,还敢给我嚣张!”


两人的冲突又没能发生,樱井习惯性地鞠躬道歉,撒了半锅汤。


 


等其余人赶到时,看到青峰在黄濑的指挥下撅着屁股抹地板,而樱井则手足无措地坐在沙发上道歉。


众人顶着一脑门的问号给黄濑送生日祝福和准备的礼物,还不忘嘲笑青峰的狼狈相。


“都给我闭嘴!”青峰吼道。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擦起地板来了,等他反应过来时,他已经跪在地上干起来了。


我这是着了什么魔!青峰恨恨地抹地板,好像地板是黄濑的脸,他能蹭下一层皮来。当时黄濑扔给自己一块抹布,他下意识地就开始干活,因为直觉告诉他,黄濑要他把地板弄干净。


我为什么要听黄濑的话!青峰这才把脑子转正了,他摔下抹布,站直身体朝黄濑开炮:“凭什么让我擦地,你竟敢让小麻衣当锅垫,欠揍的是你才对!”


“啊?我有什么错?我又不喜欢巨乳!”黄濑也激动起来。


好在今吉来了,身为青峰大辉高中兼大学的球队队长,富有权威的研修生,收拾起青峰自然有他的一套。等他摆平了局面,天色也暗了下来,大家高兴地欢呼派对开始,就拥到餐桌边给自己抢食了。


青峰和黄濑一反常态坐在沙发里没动,一个占据左边,一个占据右边,两人都把头向外撇,互不理睬。


其实本来也都是小事,可不知怎么地就很容易点爆脾气,黄濑的情绪下来后,也明白今天下午自己的确是故意惹毛青峰,可他就是控制不住。想到此处,他也不好意思起来,找了个台阶给青峰下。


“你不去拿点吃的?”


“不去,”青峰看着餐厅里挤挤挨挨的大汉们,一点投入战斗的兴致也没有,“一点也不饿。”


“我也是,不想看见食物。”


“哈?”青峰回头,看到黄濑呆滞的脸,有些诧异,要知道黄濑对凑热闹有着超乎常人的热情,今天的他真够反常的!


两人也没呆坐很久,战场就被绵延到客厅来了。队友们端着吃食,还把带来的酒铺满了茶几。黄濑身为寿星自然被灌了不少酒,他胆子不小,还敢混着喝,青峰看他来者不拒的样子就有点生气。他抢过黄濑手里的酒杯,一口倒干净了,塞回黄濑手里。


黄濑已经有些醉了,神志涣散地看着青峰,还傻傻地要找茬:“小青峰,你要喝就自己倒,干嘛喝我的。”


青峰给噎住了,他更不爽地开始驱赶给黄濑敬酒的队友。


“青峰你干嘛,撒酒疯啊?”


“不对啊,这小子又没喝多少。”


“状态不好吧?”樱井捧着酒杯给青峰解围。


今吉倒还清醒,眼见青峰是要醉酒捣乱了,加上正经寿星黄濑也快趴下,他让樱井赶紧把蛋糕拿来,让黄濑切完许个愿,他们也能完工走人了。老谋深算如今吉,如果要能料到他们走后青峰和黄濑干出那档事来,那是无论如何也要把青峰带走的。


 


黄濑醉眼朦胧地看着蛋糕上摇曳的烛光,一片黑暗中,橘黄色的火光是如此温馨。可他的脑子被酒精糊住了,在队友们殷切的注视下,他愣是想不出一个愿望。


想到最近和青峰的恶劣关系,黄濑突然来了灵感,他闭上眼睛,向神明许愿,希望从明天开始能和小青峰修复友情,至少说话前先想一想,别一开口就惹他生气。


黄濑没有意识到,这是他第一次对青峰下意识地臣服。


就在黄濑吹灭蜡烛时,若松咋咋呼呼地叫嚷开来:“青峰,你这会散个毛的信息素啊!”


若松这一吼,大家都闻到了青峰身上散出来的浓郁气味。可周围又没有发情的Omega,得是多脑抽才会这样散信息素啊!


等开了灯,大家看见的是青峰憋得满脸有些发紫的脸,显然他也在竭尽全力抑制自己的本能,可是没用。


“你们就没闻到一股甜味吗?”青峰不甘地问。


“青峰,这里全都是Alpha,根本不可能有Omega才有的味道。”今吉扶额。


“哈哈哈,青峰你别是平时憋太狠了,产生了幻觉吧?”更有大声嘲笑落井下石的。


“你才幻觉,今年的考试再不通过,等着做我学弟吧!”青峰反击。


若松便要和青峰干一架,黄濑说话了。


“是有股甜味。”黄濑反倒肯定了青峰的说法。


大家纷纷露出见了鬼的表情,要知道黄濑大学四年里从没对信息素有过反应。有一回不知道哪个Omega忘了吃抑制剂,在学校里就发$情了。虽然保护组织马上将人转移了,可浓郁的甜味儿充盈了教学楼三天,这三天里所有出现反应的Alpha都被勒令回家,为了保护Beta和尚未发$情的Omega。可黄濑照样大摇大摆地去上学,完全不受干扰。


于是众人把两人的反常归结于醉得不轻,今吉发令,让青峰也别回去了,就在黄濑家里窝一晚上,这一身信息素的味道万一被胆小的Omega撞见,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来。


 


不一会,众人已做了鸟兽散。


黄濑此刻感觉更晕了,他晚上没吃几口,就轮番连着灌了一肚子的酒。酒精这东西刁得很,不造反则以,一旦上头那简直是没完没了的难受。


他正强忍着呕吐的欲望,偏偏青峰还不消停。


青峰感到空气中的甜味更腻人了,这的的确确是Omega发$情时才会有的气味,他记得很清楚一年前的校园事件。那时球队里别说正选了,连板凳队友都受不了,纷纷请假回家呆着,可他偏偏觉得也还好。


论等级测试,青峰的等级在同类里相当够看了,可那一次他的反应没法和等级相匹配。青峰一开始也有些纳闷,可惜后来也没有这样的机会让他再试一次自己的反应,青峰觉得可能是那个Omega的等级不够高,无法达到他体内的兴奋点。


那今天又是怎么回事?现在屋里只有两个Alpha,其中黄濑还是出了名的冷感,却连他也闻到了信息素的味道,那没道理别人都闻不到啊?


难道那个发$情的Omega等级在至高和至低之间循环跳跃?这什么怪胎啊!青峰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


一旦沉下心来,青峰的感官变得无限敏锐。这是Alpha的天性赋予他的能力,尤其在身体被本能支配时,感官甚至会敏感到让他痛苦的程度。这下空气里的甜味不是腻人了,根本齁得他反胃,也幸好是这味道猛地增强起来,青峰终于捕捉到了气味的来源。


 


味道是从黄濑身上散出来的。


青峰难以置信地看着黄濑,而黄濑还像个二愣子般毫无知觉。


青峰手脚并用爬到黄濑身边,不需要凑近,黄濑身上的味道呛得他差点飙出眼泪。此刻他的理智和高压下快要熔断的保险丝差不离,只还差一点点,他就保不险自己会对黄濑做出什么事来。


不管黄濑信不信,必须告诉他,青峰拿起桌上喝空了的瓶子狠劲儿照自己脑门拍下去,唬得黄濑吓一跳。好在是塑料空瓶,只是声音大,不至于当场见血。


“黄濑,甜味是你身上来的。”青峰艰难地说。


黄濑沉默了。


青峰本以为依黄濑的性子,铁定会扑过来和自己打一架,骂自己喝晕了头乱发$春,可事实完全不是这么回事。


黄濑慌了。


在理智即将断裂的当口,青峰也不知道着结论是怎么判断出来的,也许是本能在告诉他,对面的人在惊慌,他在害怕。


“你到底是不是Alpha?”按捺下扑上去压倒黄濑的欲望,青峰的额角暴起几条血管。现在他的血液仿佛被点燃了,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,命令自己去征服眼前的人。可青峰仍然死扛着要黄濑给他一个答案。


青峰的问题直如一把利剑,自黄濑头顶将他贯穿,整个钉在地板上。黄濑知道自己再不逃,等会就再也逃不了了。可他就是动弹不得,黄濑焚心似火,这该死的本能!


于是他抬起头盯着青峰,眼睛里仍有不屈闪动。如果是小青峰的话,能允许自己点头吗?黄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,从前他不需要,青峰是他初中时代的憧憬,高中时代的对手,大学时代的队友,这就够了。这世界对他来说,不存在Alpha,也没有Omega,所有的人类都是相似的,平等的,无需他劳心区分。可现在,黄濑首次感受到青峰是Alpha,青峰告诉他,他身上的气味让青峰濒临失控,黄濑甚而觉得,如果自己不愿意,青峰大概宁可憋死也会扭头就走,一句二话没有。


黄濑咬牙,算了,告诉他吧,就凭这点,他想相信青峰一次。


“我是Omega。”黄濑平静地向青峰宣告他隐瞒了22年的真相。


 


TBC

评论

热度(168)